字幕网APP缓存文件在哪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最新章节!

“奴印上的气息抹除了啊。”

苏寒笑道。

抹除了?

苏胜铭微微一怔,随后眼中忍不住露出嘲讽之色。

“文轩老祖不亲自出手,就只有法相金身才能有实力抹除文轩老祖留在奴印上的气息,不知请了哪位老祖出手?”

“我为何要告诉?”

苏寒笑了笑,随后不再理会二人,心念一动,便立刻锁定住了七头蛮妖。

因为奴印上已经烙印了苏寒的元神,他与这些蛮妖之间,多了某种联系。

这种联系虽然比不上吞日和小蛟,但也足以让苏寒分辨出它们的身份与来历。

六头六阶蛮妖,四头都是六阶初级,一头六阶中级,一头六阶高级。

而气息最强的那头七阶蛮妖,稍稍令苏寒有些失望,它的等阶只是七阶初级。

优雅杜子的秀美风采

与元涅武王相当。

这头七阶蛮妖,此刻并没有展露妖身,而是化作一名黑衣面容冷峻的青年,静静的盘膝坐着。

苏寒看向他的时候,他也抬眼看向苏寒,眼瞳仿若星辰,熠熠生辉。

“苏寒,到了妖狱之中,还敢如此猖狂?在这里,可没有文字辈的老祖会保啊。”

苏胜河突然笑道。

“怎么?们难不成还敢在此地杀了我?我死了,们也无法向诸位老祖解释。”

苏寒头也不回的笑道。

苏胜河眼中闪过一抹杀意,看了苏胜铭一眼。

苏胜铭冷笑一声:

“如果我们在这里杀了,大可以推是蛮妖所为,老祖即便怀疑,也没任何证据可以责罚我等。”

“没有任何证据?当被关在这里的蛮妖,都是死物吗?这种理由骗骗小孩也就罢了,还能骗过我?”

苏寒嗤笑一声。

先前被苏胜河盯上的那头巨蟒正神色古怪的盯着苏寒,它能感受到,苏寒身上有奴印的气息。

它们这批蛮妖的奴印,竟落在了这个小小元丹境武者身上?

苏胜河和苏胜铭对视一眼,脸色变得有些铁青,因为苏寒所言的确没错。

在困妖殿内他们如果杀了苏寒,定然会留下证据,除非把这些蛮妖都杀了。

只是,困妖殿内七阶蛮妖就有三头之多,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手段能杀的干净。

“即便不杀,那教训一顿,也是可以的。”

苏胜河狞笑一声,突然一掌朝苏寒打去。

其恐怖的掌劲,印在苏寒的肩膀上,刹那间撕碎了这一块地方的血肉。

鲜血淋漓的伤口,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。

这个伤口刚出现,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原样。

苏寒轻轻拍了拍肩膀,淡淡的瞥了苏胜河一眼,“苏胜河,就这点手段吗?”

“这便是荒古圣体之威?”

苏胜河眼睛微微眯起。

“据传苏寒抵达我们苏府第一日的时候,便有老祖试验过其荒古圣体,的确玄妙异常。”

苏胜铭淡淡的看着苏寒,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嫉妒之色。

这么神异的圣体,如果是在他身上多好?

可惜了,偏偏被一名苏家旁支觉醒了荒古圣体!

“此子能成为青州行走,力压同阶,这荒古圣体也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。”

苏胜河眯起眼睛。

顿了顿,他笑道:“不过,既然此子有这荒古圣体,那我等便可随意施为,也不怕力道太重,打死此子了,我想看看,打碎了他的脑袋,是否还能恢复?”

“我也想试试。”

苏胜铭淡笑一声,突然一指点出。

砰得一声,苏寒的脑袋就瞬间被其打碎,无头的身躯依然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“苏胜铭,找死不成?”

苏胜河脸上露出惊怒之色。

他不过随口说说,对方真的下了杀手?

上头如果追究起来,他用苏凌东的性命换来的一切好处,岂不是要再次失去?

并且,二人只怕都逃脱不了无血老祖的责罚,苏寒……可是无血老祖亲自带回天秦城的!

下一刻,苏胜河突然怔怔的望着苏寒,只见洒落在地的一些颅骨,脑浆,自动飞起。

最后当着苏胜河和苏胜铭二人的面,重新恢复成了原本模样!

“苏胜铭,这就有些过份了啊。”

苏寒眉头微皱。

“头颅破碎都不死?荒古圣体……真的这么强吗?”

苏胜河眼中闪过一抹惊骇之色。

“如果不是,凌彦也不会死,为什么……要觉醒荒古圣体?”

苏胜铭轻轻叹了口气。

下一刻,他突然冷笑道:“且看我把焚烧为灰烬,整个肉身都炼化掉,的荒古圣体还能不能保住的性命!”

“苏胜铭竟真打算为自己儿子报仇?这家伙疯了?”

苏胜河眼神微变。

可是下一刻,不论是他还是苏胜铭,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。

只见那名七阶蛮妖所化的黑袍青年缓缓站起身,走到苏寒身边,淡淡的看着苏胜铭和苏胜河。

“啸月,此子身上虽有奴印,其上的元神烙印却是属于文轩老祖的,如果不想因此死去,就别管这件事。”

苏胜铭眉头微皱。

与此同时,另外那六头六阶蛮妖也缓缓上前,围住了苏寒三人。

苏胜河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,有些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这些蛮妖,难道打算造反不成?

“我早就说过,奴印上属于苏文轩的气息,已经被我抹除了。”

苏寒微笑道。

什么?

这不可能!

苏胜铭眼中闪过一抹骇然之色,根本不信。

“叫啸月?”

苏寒淡淡的看向黑袍青年。

“我奴印在身上?”

黑袍青年沉声道。

“是。”

苏寒笑着点点头,手中突然多了一块奴印,七块奴印里,这块奴印的气息最磅礴。

“需要杀了他们两个吗?”

啸月看了一眼奴印,眼神一动,随后看向苏胜铭二人,道。

“苏寒,尔敢!”

苏胜铭脸上露出厉色:“敢让这群蛮妖杀了我们,也得被老祖问责!”

“兴许吧,不过至始至终,都是们先对我出手。

我甚至一次都没还手,最后还起了杀心,我不杀,日后要杀我啊。”

苏寒微笑道。

苏胜河心中突然变得万分恐惧,他突然明白,为何苏寒刚刚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反抗!

对方不是害怕,而是……在演戏!等日后老祖进来询问困妖殿内的蛮妖,岂不是正如苏寒所言,他,只是自卫罢了?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