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插插淫荡美女网

“她挂号挂的哪儿?是不是中毒了?”

助理摇头,“是妇产科。”

咳咳,他一个当哥的怪不好意思的窥探妹妹的妇科病。

不过,助理又说,“是妇产科中的产科。”

谢闵慎:“说什么?”

江季下班后,顺路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包辣条,准备讨好小姑娘,他回到家中,看到谢闵西一个人在沙发上抱着水瓶发呆。

“宝贝儿,怎么不过来欢迎我?”

江季换下鞋子,他走过去,抱着谢闵西就开始亲。

“别碰我!”

她脾气暴躁的推开江季起身,回屋里去。

江季发愣,这怎么回事儿?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啊。

他紧追谢闵西进屋,“西子,是不是哪儿不舒服?”

甜美清纯美女唯美高清私房套图

谢闵西用头蒙着被子,“江季哥哥,最近别在床上睡了,自己去睡书房吧。”

江季:“不是,为什么啊?”

谢闵西掀开被子,“我好像……怀孕了。”

江季:“少来,是不是觉得我最近要的次数频繁了?吃不消,我这两天放过还不行么,来亲亲。我给买的有辣条。”

谢闵西将掀开的被子继续套在头上,只有检查结果甩在江季的脸上,他才会相信自己怀孕了。

谢闵西决定去别的医院查查肚子里边的孩子多大了。

她今天在家看了许多生产的视频,还有剖腹产的,在车场她还让轻轻嫂子撩起上衣,看了看她肚子上的疤痕。

触目惊心。

什么事情都是落不到自己的身上不知道害怕。

她胳膊背后,抓起江季的枕头就扔给他,“去隔壁睡,不许来打扰我。”

江季:“我还给买了红豆奶茶还有辣条。”

谢闵西朝被子的深处钻了钻。

江季抱着枕头坐在床边泄气。

谢闵西的不正常一直到次日,她对江季话语极少,早餐出门的时候,谢闵西突然说:“江季哥哥,今天下午没事儿陪我去趟医院。”

江季以为又是中毒事件,他强调:“我做饭熟了,南墨那是个例,他现在在南国活蹦乱跳好好的。”

谢闵西脾气急躁的对江季吼,“不让陪我了,我自己去。”

江季内心:我又被我老婆吼了。

到了A大,谢闵西还在不开心,江季:“身体现在还不舒服么?要不我们现在去医院?”

“不用,我身体没事儿。”

她下车,见到室友也不打招呼,直接进入教室。

吴楠手中拿着冰糕,看看谢闵西的背影,又看看江季的车方向。

她怀中抱着书本,走过去,敲敲江季的车玻璃,“江老师,和西子闹矛盾了?”

江季正郁闷呢,她说自己有病,可又说自己身体没事儿。

女人呐,倒是他该信那个?

陪她去医院,这会儿又不去。

这小姑娘心中不会因为这个就说自己不爱她的胡话吧?

吴楠掏出手机,找出一个情感大师的微信头像,“灵猫附体,绝对帮挽回真爱,专门拯救失足少女和失少男,来不来?”

江季怀疑的眼神盯着手机屏幕,“可靠?”

“亲身实践,绝对可靠。”

“微信推给我。”

吴楠嘴巴咬着冰棍的木棍,她双手操控手机屏幕,将这个所谓大师的微信号推过去,她一边发消息,一遍吐槽自己手机,“当初就不应该买这么大的屏幕,麻烦,发个消息还得双手。”

江季:“怎么不说手小呢?用的手机和我们家西子是一样的款式,她单手玩儿游戏快着呢。”

“谁能和闵西的手比较啊,她那十根手指头,又白又细还又长。”

江季收到微信,他点开加上。“还别说,我们家西子是未来的钢琴家,她弹钢琴可好听了。”

“哟,江老师看来听过啊。”

江季仔细一想,还真没有听过,都是自己幻想的。

上次西子说谈给自己听,结果有事儿给忘了。

吴楠嫌弃的眼神问:“不会没有听过吧?”

“听过?”

他关上窗户,发动车子,朝商桥出发。

吴楠高兴的嗦着冰糕,剩下一点,她一口吞,扔下棍子,她蹦跳的回到教室的最后一排,她肩膀推着谢闵西,“大钢琴家,原来江老师也没有听弹过钢琴啊,哈哈。”

美人皱眉也是美人。

谢闵西最近的气压很低,但不影响她的美丽。

“吴楠,下课后,陪我去外边走走。”

吴楠看了眼外边的天,坚决摇头,“不去。”

“算了,指望上,语儿?”

“不去。”

只有那个好脾气的柳薇好说话,她贴心的陪着谢闵西出去。

商桥办公室,江季的微信通过了那个好友的邀请,他上去就急切的问:“我老婆从昨天开始就不愿意见到我。”

“别急,先生把得问题细致的给我说一下。”

……

刚开始的打字聊天,到后来的语音通话,江季:“行,我觉得可以唉。”

钱一转过去,江季就开始收拾东西下班。

助理进门,他疑惑的问:“少爷,干嘛去?”

“下班啊。”

助理:“是不是手表坏了?”

江季抬手,看了眼:“没坏,下午两点半,对着。”

“那就是皮痒了。”

江夫人要是知道少爷翘班不干正经事,她会拿着鸡毛毯子满校园的追江季揍。

他出门去了,先回家布置场地,要给西子一个浪漫的终身难忘的求婚现场,还得有一特别的礼物。

下午,谢闵西在学校等啊等,结果都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
谢闵西:江季哥哥竟然真的没有来。

“哼,不来我自己去。”

她拿着书包,刚走出A大门口的时候,就看到一辆劳斯莱斯的车上挂着一个白色的气球。

谢闵西想:“这个车怎么这么熟悉?大白天的车窗户外挂一个白气球,装作投降啊。”

她从车的旁边经过,车内的男人石化,“是不是我经常开跑车,好不容易开一次正常的车辆,西子不认识我了?”

为此他还特意在车顶上绑了一个白色的气球,这,这难道还不醒目?

谢闵西在路上走着,她的心眼儿都在骂江季,气的她身后有人跟都没有意识到。

她站在路边拦出租车。

在她身后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,江季穿着一身正装的站着,他疑惑的望天,舌头舔着嘴帮子,难道他的追踪技术这么好么?

这小姑娘的心也太大了吧。

眼看出租车就要来了。

谢闵西欲上前,突然,江季出手,公主抱起她朝劳斯莱斯处去。

“救……诶,江季哥哥,?”

她看向周围,“怎么突然出现了?”

江季打开车门,将她放进去,“我在这儿等了一个小时了。”

“那干嘛不进去?”

江季:“进去,我害怕不好意思。”

谢闵西嘟囔,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这时候她才留意到车的特殊性,“这个不就是投降车。”

投降车?

谢闵西指了指车顶的白气球。白色通常代表投降,难道不是?对啊,这个车她想去来了,是江季为数不多中的一个他不舍得开的车。

江季意识到小姑娘的意思,他:“对,投降车,对投降。”

她拽着安全带扣上去,“走吧。”

江季发动车子,准备出发。

“诶,等等,气球拿进来。”

江季伸手强力的拽回去。

他交给谢闵西,缠绕在她的手指上,“西子,我爱。”

“我知道,走吧。”

江季开车,他掉头回家。

“不是去医院么?”

江季:“今天是喜庆的日子,去什么医院,多晦气。”

车子行驶到榭园,从谢闵西的表情看,并没有多高兴,而江季兴奋的上头。

他牵着谢闵西上楼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